才府玻璃二闯IPO受阻暂缓后上会通过率为50%!

发布日期:2021-11-24 13:49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16日,深主板IPO申报企业才府玻璃被暂缓表决,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今年以来深主板第1家被暂缓表决的企业。

  事实上,才府玻璃早有上市梦想,这也是才府玻璃第二次闯关IPO。2017年8月,公司在新三板摘牌。2019年时,才府玻璃曾尝试在上交所主板上市,而在IPO上会前夕,公司却选择“临阵”撤材料终止。两年以后,才府玻璃更换辅导机构及上市板块冲刺IPO又被暂缓,这也不禁耐人寻味。

  发审委会议结果并未公布公司暂缓的原因,但牛牛研究中心梳理了前后两次的上市反馈意见后发现,关联交易和研发相关情况仍是审核的重要关注点。

  关联交易是一直以来都是IPO审核关注的重点,但公司时隔2年多后再次申报却仍因此遭到监管部门关注。

  据招股书披露,才府玻璃深耕玻璃包装容器行业多年,是中国轻工业日用玻璃行业(玻璃包装容器)十强企业,主要客户包括华润雪花、百威啤酒、千岛湖啤酒、老村长、鼎丰食品等国内知名的酒水、食品调料生产厂家。

  在申报上交所主板时,审核部门就对才府玻璃当时报告期内的多笔关联交易提出了质疑,要求发行人说明:报告期,公司存在与关联方进行资金拆借的情况,请保荐机构及发行人律师核查并补充说明关联方借款的原因及用途,是否履行了相关程序,是否收取资金占用费及其定价依据。

  同时,请发行人、保荐机构补充披露发行人关联交易是否履行公司章程规定的决策程序,必要性、定价依据及其公允性,是否存在对关联方的重大依赖,是否具有完整的业务体系和直接面向市场独立经营的能力。

  而经营几年后再尝试深交所主板,关于关联交易的问题又被关注,审核部门要求发行人说明:是否依照相关规定完整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报告期内关联交易的原因、合理性及是否公允;关联交易是否均已履行了必要、规范的决策程序,发行人是否已制定并实施了减少关联交易的有效措施;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

  另外在营收情况方面,与此前沪主板IPO不同的是,此次深主板IPO,才府玻璃虽然营业收入连续增长,但报告期内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均连续下降。2018年-2020年,才府玻璃营业收入分别为4.54亿元、5.38亿元、5.9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604.14万元、7373.65万元、6944.71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409.99万元、6946.3万元、6398.88万元。另外,2018年-2020年,才府玻璃扣除运输费后的主营业务毛利率连续下降,分别为31%、29.17%和26.71%。

  从行业角度来看,由于玻璃瓶罐的经济运输半径一般为500公里以内,有实力的企业会选择在重要市场地域以兼并或新设的方式建立生产基地,以迅速抢占市场份额。而才府玻璃目前业务主要集中于江浙沪和东北地区,且东北地区的业务尚处于成长期,而西南地区的生产基地尚未开始建设,全国化产业布局速度落后于竞争对手,对其利润情况也有较大影响。

  我们从招股书里可以知道,才府玻璃的主营业务为玻璃包装容器,而多数客户都为酒水企业,报告期内酒水瓶收入占比均在70%以上,而酒瓶在我们看来是最常见不过的东西,既没有多高的技术含量,亦没有知名的品牌附加价值,而就是这样一家以生产各种酒瓶为主业的才府玻璃,缘何竟能挟“高新技术企业”的头衔向深市主板发起冲击?

  据国家2016年1月1日起实施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第十一条规定: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的,“企业从事研发和相关技术创新活动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为必要条件之一。

  据才府玻璃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才府玻璃员工总数分别为721人、737人、721人。根据《办法》相关规定,公司这三年的研发人数最少分别应为73人、74人及73人。而报告期内才府玻璃的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43人、72人及89人。2018年和2019年的研发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比例仅为5.96%和9.77%,均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不低于10%的硬指标。

  而公司税收优惠信息显示,公司在2016-2018年就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2019年再次获得认定,所得税税率按照15%的优惠税率计算。

  此外,从公司员工的受教育程度情况,也让人不得不怀疑公司作为高新技术企业的含金量。截至2020年末,公司721名员工中,本科及以上学历26名,仅占员工总数的3.61%;大专学历41名,占员工总数的5.69%,其余员工皆为高中及以下学历,占比高达90.71%。

  截至报告期末,才府玻璃拥有专利权共36项,其中发明专利14项,实用新型专利22项。值得注意的是,才府玻璃14项发明专利均来在2015年申请所得,也就是说,公司已有7年时间未研发出一项发明专利,这也间接说明公司研发团队的研发能力或存疑。为此才府玻璃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让人起疑也并非毫无依据。

  并要求发行人进一步说明并补充披露:(1)如何准确识别和判断企业的研发活动;(2)研发人员、研发费用的归集和分摊的具体方法,是否保持各期一致;(3)如何建立和实施相关内控制度,以确保研发活动的识别和研发费用的归集分摊及占比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的认定要求;(4)发行人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证书期限,如即将到期,补充披露是否已提出复审申请,相应的工作进展,如不能通过复审对发行人的具体影响并提示相应风险。

  2021年以来,IPO暂缓表决频频出现,截至9月17日,A股已有10家拟IPO企业被暂缓表决,其中二次上会有4家,2家通过,2家被否。而牛牛研究中心统计发现,去年15家被暂缓表决的企业,已有13家企业二次上会都获通过(另有1家被否、1家撤回),二次上会通过率达到92.86%,而在2021年被暂缓的拟IPO企业中,二次上会通过率仅为50%,再次审核趋势或将趋严。

  注册制为新增上市资源开了一个口子,但中国资本市场的总体承接能力还需要提升。好公司需要登陆资本市场,但差公司该淘汰的还是要淘汰,而且不要总是成为“不死鸟”,几度失败后又能重来,资本市场就是优胜劣汰的市场。至于才府玻璃能否二次上会成功,也有待市场验证。